太阳2世界献血者日|奉献生命的礼物“爱心血液”的“爱心之旅”

用勇敢浇灌生命之花,用微笑传递无私大爱

编者按:赫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大二学生,2018年5月24日至5月25日在空军总医院完成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的采集,她是北航沙河校区的首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同时也是北航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首位女生。2017年6月3日,在学校红十字会的组织下,赫采与其他31名同学一起参与血样采集,成为了中华骨髓库的骨髓捐献志愿者。据了解,去年一年,北航有60名同学成为骨髓捐献志愿者。《光明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日报》等多家主流媒体纷纷到捐献现场采访报道了赫采的暖闻事迹。现转载《中国青年报》报道如下:

今日上午,经过近4个小时的采集,23岁的志愿者许女士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中心医院成功捐献了160毫升造血干细胞,这份“生命种子”将为一名5岁的小孩子送去生命的希望。据了解,许女士是恩施2019年造血干细胞捐献的首位媒体人,也是湖北第376例捐献者。

2019年6月14日是第16个世界献血者日,来自湖北钟祥的吴先生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市中心医院完成了造血干细胞捐献,成为荆门市第20名捐献者,他所捐赠的造血干细胞将于当天下午送往患者医院,用于一位女性白血病患者的治疗。

——记北航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骨髓捐献志愿者赫采

太阳2 1

太阳2 2

在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市中心医院做干细胞捐献前最后一次身体检查的吴先生说,自己从小就听说献血对身体有好处,可以促进身体新陈代谢,加快血液循环,所以近年来一直有献血的习惯。在2016年一次偶然的献血时恰逢遇到钟祥卫生系统对“中华骨髓库”进行推广宣讲,当听到捐献造血干细胞可以拯救血液癌症患者生命后,他毫不犹豫地填写了加入中华骨髓库的申请单。

记者 廉若涵/文 宋超/摄影

许女士,在恩施,23岁,是湖北民族学院新闻专业的一名学生;另一个他,在北京,今年5岁,是一个患了白血病的孩子。

太阳2 3

2018年5月25日早8点,在空军总医院住院部15层血液科采集室里,一位梳着两条长辫子的女孩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鲜红色的血液从她的右臂采集出来,顺着输液管缓缓流入细胞分离机,待分离出造血干细胞之后,血液再顺着另外一侧的输液管,从左臂输入体内。

彼此相距千里,从未通过电话,甚至连对方的信息都不知情。是这160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让素未谋面的她们之间有了关乎生命的“连接”。一次“无心插柳”
生命接力缘起2016年

太阳2 4

“有不舒服的地方吗?”一旁的老师问。

2016年,当时正在读大一的许女士,本是陪同朋友去捐献造血干细胞血样,在朋友的影响下,她也现场采集了8毫升血样做HLA分型检测,随即加入中华骨髓库,成为一名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者。

“中奖”来的太突然,2019年4月,正在工作的吴先生接到了荆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电话,通知他的血液特征已经与一位患有血液肿瘤的患者匹配成功,并通过高分辨检测,确认可以移植。在简单地咨询了工作人员一些关于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健康安全问题后,吴先生毫不犹豫地就确认了捐献。

“没有!”她微笑着回答。

就这样,3年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越靠近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时间,吴先生对捐献的细节了解就越多,对捐献这一过程的体验和感受就更深刻,但这些给他带去的不是恐惧和退缩,反而是更加自信的心态。“付出的只是一些造血干细胞和一点勇气而已,但是,这些能给别人带来生存的希望,很值!”吴先生说。

这个勇敢而乐观的女孩就是来自我校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的赫采,她正在接受造血干细胞的采集,以捐献给素不相识的患者。

今年2月的一天,因为换了电话,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通过邮件联系上她,其与一名在北京接受治疗的5岁孩子配型成功,对方患有白血病,家人都盼着能有奇迹出现。了解到这一情况的许女士立即给红十字会打去电话。对方刚一接通,她便迫不及待地说:“我接到了初配成功的通知,我愿意捐献。”

造血干细胞移植是目前治疗血液肿瘤较为有效的方法,但要寻找与患者组织相容性抗原基因相匹配的造血干细胞却极为不易。在与患者有血缘关系的人群中,相匹配率约为万分之一,所以捐献者普遍要从非血缘关系的意愿捐献者中去寻找,就算是这样,能够与患者骨髓配对成功并且通过高分辨检测的概率也只有十万分之一。

5月24日、25日,赫采接受了两次造血干细胞的采集。1998年出生的她,成为中华骨髓库北京的第308例捐献者。

“当时自己的‘无心插柳’,现在可以挽救别人的生命,我非常乐意。”许女士说,“配型成功的几率如此之小,居然让我碰上了,这是幸运的事,也是一场特殊的缘分。”一个生命承诺
父母从反对到支持

太阳2 5

太阳2 6

“我是在通过高分辨检测和全面的体检后,才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许女士说,在父母的眼里,捐造血干细胞就是抽骨髓,所以在得知她这个决定后,他们一开始都特别反对。为了说服父母,许女士一方面开始查询学习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知识和流程,每天在微信上给父母发科普文章和相关报道,告诉他们现在医疗技术进步了,捐献流程也变简单,很安全。另一方面,她也充分与父母沟通自己的想法:“我已经答应了别人,给了别人希望,这时候再说不捐,等于间接夺走了他人的生命,这样我会心不安。”

太阳2 7

许女士对父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终,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捐赠现场,暗红色的血液从吴先生的右臂采集出来,顺着输液管缓缓流入细胞分离机,待分离出造血干细胞之后,血液再顺着另外一侧的输液管,从他左臂输入体内。

一份沉甸责任 为捐献顺利她变得很“惜命”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市中心医院血液科主任医师王红祥向记者介绍,造血干细胞捐献采用从外周血中采集造血干细胞。也就是说,现在的技术已经不需要再从脊椎中采骨髓了,捐献者不需要手术,只要通过血液分离机就可以了,其捐献过程就和现在血站捐献机采血小板类似,捐献后1-2天就基本可以完全恢复健康。吴先生这次要经历约4个小时的采集过程,所捐赠的造血干细胞将于今天下午送往患者所在医院,用于治疗一位女性白血病患者。

太阳2 8

太阳2 9

对于捐献,许女士一直很坚定。她一直强调能够帮助到一个生命的延续,没有什么好犹豫的,这本来就是一件特别平常的事情。5月5日,在省红十字会骨髓库工作人员的陪同下,许女士前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中心医院做捐献前的准备工作。从5日开始,连续5天,她每天要打一针动员剂,增加干细胞数量,让大量干细胞从骨髓转移到血液中。

整个准备过程非常顺利。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自己所做的一切派不上用场,她说:“现在小患者已经进到层流病房,只等着我的造血干细胞,我不能有一点问题,不然一个小生命就远去了,心里面难免有些紧张。”

太阳2 10

“从知道要捐献的那天起,突然觉得自己身上多了一份责任。”许女士介绍,为了让自己身体有一个好的状态,确保捐献能顺利进行,自己变得非常“惜命”,总是提醒自己注意安全,不要受伤,不要感冒……

一袋“爱心种子” 呼吁更多人了解并参与捐献

今天上午,在造血干细胞采集室,许女士平躺在床上,左右手臂分别连接着输液管,输液管另一端与血细胞分离机相连,分离机提取出血液中的造血干细胞,其余血液输送回她的身体。

太阳2 11

采集过程中,许女士多次告诉记者,人们对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排斥其实是因为对它的不了解,以及对过程和将来的恐惧。所以她希望可以向更多的人科普相关知识,呼吁大家加入到捐献造血干细胞的队伍中来。

历时4个小时的采集,许女士完成捐献工作,成功提取了160毫升造血干细胞混悬液。患者所在医院医护人员将搭乘下午航班,护送这袋“生命种子”飞往北京,预计今晚捐献的这份爱心将输入那位白血病患者的体内。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武汉市中心医院血液科主任王红祥介绍,目前治疗白血病最有效的方法之一,在同胞兄弟姐妹间骨髓完全匹配的占1/4,无关人群中配型相符率约为1/100000。但自己主动前往骨髓库捐献血样的个人还非常少,所以,他号召能有更多人参加到干细胞志愿捐献者的爱心队伍中来,为血液病患者点燃一份生命的希望。

相关文章